九寮溪步道位於宜蘭縣大同鄉,台七線上,泰雅大橋附近,加油站旁邊。

去年十月我們拜訪宜蘭大同鄉,玉蘭遊客中心服務人員建議松羅國家步道或九寮溪步道。當回我們拜訪了松羅,回程中老公自己稍稍走了九寮溪步道,他請問達陣回來的遊客們,大家都說很美很值得走,其中一對情侶還對老公強調:九寮溪是此生見過最美。我個人反應冷淡,戀愛中的情侶有你在都是最美。我猜想九寮溪應該沒有松羅艱困,此回出遊沒來個像樣的步道,這樣我的網誌文章用什麼撐場面很難對自己交代。
 
我們在三星鄉吃飽之後來到泰雅大橋,老公又一陣跳針:過橋之後怎麼辦?我回答左轉。可是前面有三岔路!就是左轉。可是大家都右轉;就是左轉!您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嗎?老公說自己真的沒有印象,直到轉入加油站旁邊的道路,出現九寮溪三個字後,他才想起這地方自己真的來過。老公想先去洗手間,小孩也一起去,我想待在車上等,老公說自己先不鎖車,可是老公的車鑰匙有晶片設計,當他帶了車鑰匙離開一段距離後,車輛就會自動上鎖,算了,反正一下子沒關係。我還留心自己不要觸動車內的動作感應器。小孩兩個先回來,一直拍打車窗叫我開門,晶片距離太遠,我一開門警報器就會響,接著小孩跳來跳去:下雨了下雨了!我把心一橫打開車門,小孩迅速進來,警報器立即大響,一下子老公急急忙忙跑回來,我對老公說明這是晶片的作用啊。老公整個很訝異,他不知道車子有這項配備。
 
我們下車,一人一把雨傘,雨勢看起來不會停歇,我突然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怨懟感:老娘幹嘛一直逼自己雨中走山路?反正一直逃避這裏不是辦法,乾脆今天就達陣於是可以把九寮溪劃掉。我們先沿著溪水邊的道路走,這裏的溪水朝氣蓬勃,然後變成看不到溪水的步道,一路目前沒有出現明顯的上坡,依據溪水流動的判斷,我們的高度應該上升中。翔打開背包找東西吃,老公赫然發現翔的背包裡都是機器人玩具,老公笑說翔怎麼揹著玩具走山路?然後老公發現自己的背包裡有兩本很厚的旅遊書,真是一對愛負重爬山的父子。此時折回車上放書已經太遠,老公叫小孩喊價,看誰要幫忙揹書,廷開出一千元,翔說一百元我就揹了;廷馬上道德勸說翔:才一百元就揹完全程太便宜了。翔隨即改口說一千元好了。我一度考慮要機會教育:這整個事情的發展叫作聯合壟斷。然而我還是沒開口,因為她們的話題變成一千元要作什麼了。至於最後誰變成童工?老公覺得一千元太誇張,因此他就自己背著兩本書走路。 

開始進入九寮溪步道,我幹嘛又把自己逼來雨天走步道? 



步道一開始走起來是奔騰溪水邊的道路。



九寮溪的溪水一直呈現湍急的狀態,聽說因為溪水鏗鏘有聲,因此也叫破鐺溪。 



山巒涼亭



造訪九寮溪的旅客很多,遊覽車遊客們討論上車時間,他們打算走一個鐘頭就折回;廷問我:那我們要走多久。我先不作答,廷說反正媽媽一定會堅持要走完。道路越變越窄,雖然坡度感覺不明顯,不過當柏油路變為泥土路,泥水濺起弄髒鞋子,女孩兒頓時心浮氣躁。路邊出現指標:九寮溪步道由此去1.8公里。我看到1.8公里稍稍鬆口氣,怕只怕坡度太陡;轉念一想,若真的坡度太陡這種雨勢也不能走吧。從停車場到指標處我們走了40分鐘,沿路沒有歇腳,因此九寮溪這一趟來回我想約是6公里。走著走著行人越漸稀少,此時見到階梯,我深吸一口氣:來吧老娘不怕你!踏上階梯不到十階,馬上又變回平路。呃,階梯是點綴用的?接下來一路都是緩上坡,最斜的上坡是過拱橋的時候。走在山坳中,順著溪水走往上游,大部分時後是溪水旁邊的道路,有一小段是架在溪水上的棧道。溪水不見時,我們就穿梭在樹林中。指標出現左邊往瀑布,往右邊是趕時間請走便橋,小孩覺得指標會騙人,我說時間不會趕啊,我們直奔瀑布吧。接著樹林間出現待會兒要橫越的橋梁,是繩索作成的索橋。哈,又可以走有意思的索橋了!老公一陣遲疑問要不要去走便橋?開玩笑,走什麼便橋,單索橋我們都走過了,更何況這個橋面是雙索。
 
根據水流方向,我們是往高處走,路面是很緩和的上坡,坡度幾乎無感。 



不見溪水時就是走在樹林裏,此時變成泥石路。 



九寮溪步道自此開始1.8公里;我們一點半下車,走到步道指標這裡是兩點十分,40分鐘我們應該走了不只一公里了。 



水勢依舊湍急奔騰,路面變小了,不過泥水窪也不復見。 



階梯出現,我等你很久了。結果實際上階梯就是看到的這幾階。 



然後就是架在河床上的木棧道。 



走過木橋 



雲霧低垂 



走進森林路徑 



過拱橋變成最有感的上坡路了 



這個角度讓拱橋變的很偉大,實際上本人還好。 



繼續走森林小徑,還是無感緩上坡。 



懸索橋出現,我們精神一振。
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