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六早上晚上,一天碰到兩次數字有狀況。
 
週末出門運動之前,我們約小孩到速食店吃早餐(沒說人家好話不寫店名)。老公問我折價卷,剩最後一張可以用在早餐,其他的都是午餐晚餐的折價卷。我到櫃檯,拿了一張折價卷給服務員;
『我要用這張優惠卷,再加一份起司蛋堡套餐還有豬肉蛋堡套餐,飲料要兩杯咖啡。』
『那你怎麼不用雞米花或是其他的漢堡折價卷?』老公整個要把折價卷榨乾才甘心的Fu.,此時服務員在敲鍵盤輸入餐點。
『因為現在是早餐其他的折價卷無法使用。』 
「小姐,我們起司蛋堡賣完了,豬肉蛋堡要等六分鐘,田園雞堡馬上有。」
『那給我田園雞堡套餐好了,另一個點歐風燒餅套餐。』
「您要點三個歐風燒餅。」
『不對,我用折價卷點了一個燒餅,另外是套餐燒餅裡面一份,還有一份田園雞堡套餐。』
「好的,您點的共是兩份歐式燒餅,外加三杯咖啡。」
『不對,咖啡是兩杯,而且是套餐裏附的咖啡。』
『還要加一個培根雞蛋灌餅,我們可以用套餐價RMB3.5元對不對?』這是老公出聲加點的,我猜這個灌餅使服務員整個當機。
「是的,為您重複一次餐點:使用優惠卷買香菇雞粥與歐風燒餅,一份歐風燒餅套餐,一份田園雞堡套餐,飲料是兩杯咖啡,還有一份雞蛋灌餅。」
『媽媽,我比較想吃皮蛋瘦肉粥』『妳打錯了,雞蛋灌餅是套餐價,RMB3.5元。』女兒跟老公同時出聲,老公直勾勾的看著收銀機面對顧客的小視窗顯示數字,馬上發現數字不對。我制住廷,因為我覺得服務員無法負荷更多的變數了。
「謝謝您,一共是RMB64元。」
『怎麼可能是這個數字?』我跟老公同聲喊出聲:折價卷是付RMB13元,另外點了兩份套餐,各是RMB12元附近,再加個雞蛋灌餅,我自己心算應該是RMB40出頭。
『來,我算給你看,優惠卷的燒餅加粥是RMB13元,兩份套餐加起來是RMB23元,雞蛋灌餅RMB3.5元,因此共是RMB41.5元。妳對一下是哪裡有問題。』
至此我的耐心全部用罄,說話加重語氣眼神加重力道。老公在心中驗算了一下數字,終於放心先帶小孩去找位置。我拿了餐點會合後,吃早餐時有反省:廷,妳會不會覺得媽媽剛剛太兇了?廷覺得她不應該一直弄錯啊!然後我繼續反省:老公,你會不會覺得我剛剛太兇了?我可能毀了她的一整天。老公表示一開始點錯,數量也錯,加總也能錯,這樣下去她怎麼混這個險惡的社會啊。謎之聲:妳好像根本沒反省的樣子。 

同一天晚上我們去Tesco補生活用品,要買沐浴乳,我掃視一下之後決定選Lux,我寫英文名字好了,因為這裡將Lux翻成力士,我買力士洗澡,不是整個有損氣質高雅的胎胎形象嗎(懂胎胎的就知道我最近愛誰了)。我之所以選Lux,是因為買大送小,老公看了很冷靜的檢查單價,發現並沒有比較貴。價錢多少?RMB29.9元。因為有贈品,要在這裡先結帳。我先請問一位穿粉紅色制服的小姐,她請我去一個小櫃台,那裡有穿Tesco制服的阿嬸在坐鎮。她們拿出贈品裝在一個袋中,一刷條碼,螢幕顯示出RMB9.9元!
『怎麼可能這個價錢?』我們也是馬上說出來:
該是多少就付多少,我們不想占人家便宜,請服務人員確認一下,幾分鐘後我們回來付錢拿貨。我們再回來時,Tesco制服阿嬸說粉色制服小姐拿去問她們主管了。老公不耐久候,催我換一個牌子算了,此時粉色制服小姐匆匆走回來,邊走邊說她的主管表示就用這個價錢賣,收銀機的大嬸不服,馬上擋住她:我也要問問我們的人。這時候附近好忙,粉色制服小姐用眼神叫我快走,一副要接過我的錢用飛鏢射給大嬸的感覺,坐鎮收銀機的大嬸忙叫同夥快去請她們的組長,組長快步走過來後說:就用收銀機跑出來的價錢賣。大嬸獻計:可是明明是資料輸錯,可以跟客人講我們系統錯了不賣啊!真是鞠躬盡瘁守護收銀機的大嬸。”客人”我站在旁邊,覺得事情發展真有趣,此時說話最有份量的另一位走來了:資料錯誤是我們的事情,就用這個價錢賣給客人吧。然後,我很體貼的問了大嬸:真的沒關係吧!大嬸也很有氣概的伸頭一刀:是的,就是這個價錢。然後就把RMB10元收下了。
 
我跟老公後來有誇獎Tesco喔。跟美國超市的服務幾乎一樣好了。只能講幾乎啦,因為我們碰過一次美國超市算錯錢,因此免費奉送了。我想就是因為那次之後,我們就迷上同步心算總價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