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州週二下雪了,氣象預報原是雨夾雪,我七點鐘起床,覺得特別冷,窗外雪花紛飛片片。路面上沒有積雪,落在草上樹上車上的雪,變成像冰箱中的霜一般,一整片銀銀白白的很是美麗。
 
小時候知道雪,是看漫畫來的,很嚮往一片銀白的雪景。年紀小不懂事,覺得漫畫裡的人說著跟我一樣的語言,應該是和我住同一區,於是等待著台灣平地的雪景;哈,當時根本不知道有翻譯這回事。
 
我第一回見到雪,是在1999年年初,預期將告別單身,想趁單身的最後一段時光留下美好回憶,於是利用過年假期,約Lili去日本看雪。這是告別單身之旅:我們跟團,地點是京都,四天三夜,初二出發,結婚以後,便不易在過年假期出國旅遊,更何況婚後,算起來外派的時間多,過年假期要回鄉省親。Lili與我同學四年好友,一起出遊非常習慣自然。我的雪景初體驗在四處乾淨整齊的日本,不論是公路邊樹上的雪,海灘邊的雪,兼六園的雪,泡露天溫泉落在身上的雪,各處的雪景都令我很開心。這麼多年過去了,這次旅遊仍是心中經典珍藏版。
 
婚後來到美墨邊境的沙漠小鎮,夏天隨隨便便飆過40度,冬天也不會比較溫暖,是乾冷,溫度在十度以下,還好沒有水氣助紂為虐,只要一件擋風厚外套就很保暖,然而也是因為沒有水氣的保濕滋潤,臉上非常容易出現小細紋。週末我們開車去San Diego買菜,high way no. 8翻越Laguna Mountain(Dear Sharon,拼錯字的話請告訴我.),老公開車,我用鏡子檢查臉上的細紋,老公突然有問題,
「奇怪,怎麼有人在路邊灑那麼多鹽巴?」於是我望向窗外:公路路旁的泥土,厚厚的蓋了層灰灰的白色,
『老公,那是雪,不是鹽巴。』
哈,我有看過雪本人喔,老公不願相信,因為電視電影中的雪晶瑩潔白,不是這不討喜的灰白色。不信我沒關係,往山上開去,假如這個高度有積雪,山上一定更多雪。於是我們選了個exit出去,公路慢慢朝上,一開始路邊的草地有一小塊一小塊未融化的雪,然後,我們找到了一整片草地上未化的雪。老公終於相信這是雪本人了。我們本想在車頭堆個小雪人開下車去,但積雪不足。雖然不是整片的銀白世界,比較像一個一個散落的小水塘,最漂亮的並不是雪,是樹木的細枝包覆了一層薄冰,在白天下亮閃閃的。無論如何,這是老公的雪景初體驗。
 
2000年的耶誕假期,我們跑去Las Vegas,因為四處的店都沒開,在Las Vegas好覓食。賭城夜景比較美麗,我們在白天,會開車去附近景點,不小心開去了Charles mountain,半山路上開始飄雪了,更厲害的是,在一會兒,我們發現整片山頭的雪景,山路原野上也堆滿了雪,在安全的地方先停下車,自己徒步走一走雪地,一踏進去,整個腳踝被雪淹沒,老公很開心,這才是幻想中雪該有的厚度質地與顏色。我們沒預期來賭城玩可以順道看雪景,車上沒準備鐵鍊,不敢開的太高,再來,身上穿的也不是標準配備,我上半身有羽絨衣,下半身是牛仔褲加運動鞋,在雪地站了半晌,寒氣自腳底竄上,受到風寒了,回到飯店後開始劇烈頭痛;頭痛沒關係,藥吃一吃就好了。頭痛不讓我傷心,傷心的是沒力氣到樓下玩吃角子老虎,浪費了一個晚上。
 
我看過京都的雪,加州的雪,內華達州的雪,還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,被密天蓋地的冰雹打過,歷時有半個鐘頭,無處可躲,全身挨打,很痛很妙。2006年抵達蘇州,碰過雨夾雪,但是雪太稀疏,比較像頭皮屑。2008年蘇州下了紛飛的雪,打在身上的雪像一顆顆的小冰晶,是六角型的冰花,草地上一整片白,送廷上校車後,我開始照相,翔發現可以留下自己的腳印,一直開心的跳來跳去踩雪,我還可以演眼中冒著星星說:這是我跟寶寶們第一次看雪喔!
 
2005年碰到的雪像頭皮屑 


2008年一大片的雪景 


翔留下腳印 


銀白色的景致沒有出現很久,我大約八點鐘拍的相片,九點附近天氣就真的是雨夾雪,很是濕冷,而且雪到地面瞬間融化,白色的景致全不不見了。眼中的星星也是只閃一下子,因為要馬上回到容易滑倒的現實,仙姑認識的推拿名醫都在海峽的那一邊,我若跌倒閃到腰,可是很難游回去的。在雪地上走來走去後,進到屋子裡,門口的地板會特別髒,鞋子上的雪因室內的溫暖而融化,不是乾淨清澈的水,是挟草帶土的泥水。不只是雪景稍縱即逝,眼中的星星也是,要把握機會能照快照,能演快演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