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櫻訪已歇業

上回跟長輩來到山櫻訪(如需地址電話請點入),對於環境餐點留下極佳的印象。二姑本月主辦聚餐,決定就在山櫻訪。
 
出發前我心情有點忐忑,長輩分配我開一台車。老實說我很多年沒有開車進去台北市了,上回去山櫻訪對路線有點印象,可是抵達仰德大道前的河堤路接重陽橋,光靠印象很不踏實。我先查地圖,看不太懂,然後打電話問大姑,最後我決定對老爹說我跟車吧。 

當天我坐上駕駛座之後,整個心情篤定,超車OK,變換車道OK,開錯車道卡出來也OK,擋到摩托車騎士我也不急不徐,果為形容:人家騎士本來想回頭瞪妳,看到妳就一副無奈的表情算了。我想騎士應該原諒我,想單挑的話也會顧忌坐在我旁邊的果為。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順利抵達山櫻訪,而且經過果為的點醒,下次我有信心可以帶老公去山櫻訪吃飯了。不過啊,這次只吃了半場好菜。
 
沙拉,味道仍然清新 



一樣每個人挟了一大碗還有多。



生魚片,果為說鮪魚的品質很好。 



我個人喜歡紫蘇葉配生魚片,當我們剩下幾片紫蘇葉沒吃完,服務人員請我們挟去吃,她表示:紫蘇葉很貴,一片要3元。叔叔告訴她:我家有很多紫蘇葉,一片賣餐聽2元好不好?我是覺得不要浪費食物啦,可是服務人員的應對不甚妥當。 



招待的苦瓜,我們這一桌有兩人被口味嚇到,我個人覺得口味清新。 



松阪豬肉 



灑醬料包洋蔥吃 



海鮮湯鍋,裡面的配料都很可口,因為冬粉太受歡迎,後來又加點一份冬粉。 



冬粉很受大家喜歡。



花壽司 



青花魚 



餐廳說是炒干貝,我家長輩覺得跟平常吃的干貝不太一樣。 



羊排,這個羊排滋味很好,不太喜歡羊肉的我都覺得好吃。 



羊排上桌時間12:53,炸蝦上桌時間13:31,我老爸乾脆跑回車上睡午覺了。等待羊排期間,服務生還先上餐後花茶,另一壺是玄米茶,我們大家還不想喝啊,服務生還一直叫我們喝這樣可以回沖,真是夠了。 



致命一擊是送上水果時,大家請問今天有紅豆湯嗎?服務人員表示因為有水果所以沒有紅豆湯。吼,我剛剛下樓時明明看到有紅豆湯的。沒吃到甜點害我心中空虛的要命,下午回家時我衝去買了阿香剉冰,用僅存的十分鐘空檔嗑掉。


 
上回用餐情境大加分,這回用餐情境大扣分。現場有兩桌聚餐,都被安排在二樓緊鄰的大桌。另一桌感覺很喧嘩,一開始還好,反正我家不是幼秀路線,說話也是中氣十足啊。我們午餐小酌紅酒,我為了顧慮開車,一滴酒都沒碰;隔壁桌是提了好幾瓶烈酒,還有啤酒,酒過三巡之後高下立判,鄰桌音量開始震耳欲聾,我們家人說話都要拉開嗓子,而且我無法不聽到他的對話:科長,謝謝您的幫忙/我跟友咦超熟的/說起友咦啊我跟他的態度很像/科長下午還要回去開會……,說話大聲就算了,接下來開始有粗俗的發語詞,髒話喊的很大聲,我在喧嘩的空隙中聽見山櫻訪的輕音樂,整個覺得荒謬至極。瑪姬忍不住對服務生抱怨,服務生的應對支支吾吾反反覆覆,我後來下樓對櫃檯服務生報怨:怎麼會這樣安排坐位咧?再好的餐點都被破壞殆盡了。而且廚房一陣出菜不順,我們後來的菜多有延誤。 

就是因為後來出菜太慢,我對老爹表示我要直接回家,以免延誤接小孩的時間。我大致知道如何原路回去,唯一的瓶頸還是河堤道路。握住方向盤之後我就很安心,超車換車道卡別人都OK,當我感謝後方的賓士讓我的時候,果為冷冷補上一句:啊妳就堵好位置了,他不讓也不行。然後我有出現任性的換車道時,我已經很有自信柳:其他車主看到本車駕駛的真面目時,一定會原諒我的。果為冷冷補上一句:妳會被說啊女人啊。以前這句話是我的地雷,如今我以為應該善用身為女人的優勢。下重陽橋之後接河堤道路,我覺得好陌生,瑪姬跟阿惠率先發難:去紅錵都是走這條路妳怎麼可能不知道?我就是不知道啊!果為幫我緩頰:因為回家時都是晚上,所以大姊應該看不清楚路。瑪姬繼續哀號:啊妳認路怎麼越來越像幾乎柳?妳幾乎上身啊?我叫果為評評理!果為表示:幾乎的狀況是更嚴重沒錯啦。香蘭說我只是閒著沒事隨便問問。胎胎伸頭一刀,其實我真的不確定路。 

後來週六我說要送小可去機場,小可先私下探訪:胎胎開車OK嗎?大家一致通過:胎胎開車沒問題,妳只要確定她認得路。當天我們要出發時,果為不放心的問:
『妳知道去機場的路嗎?』
「廢話,我跟機場很熟。」
『那妳迷路之後再打電話回來吧。』 

實際上我根本沒有迷路,12:50分出發,送小可到第一航廈,14:30我就停好車走進去客廳了。不過胎胎的名聲,可能要花一段時間才能復原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