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束遊湖行程,兩大一小一小小慢慢走出伯爵號,此時岸上滿是等待搭船的旅行團,我們不是最後下船的,四樓船艙還在用餐。上車後,老公提議去森林氧吧,可是廷不高興,因為原預計下午混游泳池,然而,室外溫度太冷,我們跟廷保證:室內泳池開到12點,晚餐後讓她玩到泳池關門,於是敲定去另一個景點。但是,要先回開元渡假村上廁所,這沒辦法,仙姑遇到爛廁所,會馬上崩潰亂罵人。

森林氧吧就是森林浴的地方,健行爬山是也,也是4A級國家風景區。大人門票RMB48元,小孩110公分以上RMB24元。好心的購票處小哥,打算直接讓廷進去,入口收票處的大嬸卻鐵面無私,硬要廷買票入場。果然是大嬸吧。
 
森林氧吧的遊客不多,山路蜿蜒曲折向上,有時階梯,有時緩坡,轉個彎出現迷你瀑布,拐個角踏石過小溪。整路綠蔭濃密,可以拍古裝武俠劇。往上看山勢明明不高,怎麼山路走個無窮無盡?還好有時路邊會出現鞦韆,娛樂兼休息。


我們走過吊橋,右側出現一道天梯:傾斜角度約有60度,台階窄峭。吊橋旁有石椅可供休息,老公決定先去探天梯,我們則在路旁坐下稍等,廷一直表演唱歌跳舞,說說笑笑一點也不無聊。 

就是這座等待的吊橋 


過了約莫20分鐘,老公回來了,宣佈天梯四座後還有階梯蜿蜒向上,不知終點何處?是否原路返回?若另有下山路徑通往何處也是未知數?我們想著,天梯陡峭,廷很難走完全程,更別說若要原路返回,下天梯比上天梯更危險。可是我知道,老公應該很想攻頂,老公就是愛爬山唄。我提出建議:
『老公,不然你抱翔攻頂,我帶廷慢慢原路下山;但若半小時後還未攻頂,你就要原路回來,我們約在入口處會合。』此時已經下午四點半了,六點整天黑,要在這之前下山。
 
我們討論的時候,陸續有其他家庭遊客抵達,都是帶著孩子的;大家開始討論天梯的情況,踟躕是否就此返回,我們這一家首先做成決定,老公抱起翔上天梯,我領著廷過吊橋下山。吊橋走一半,聽見老公呼喚,嚇!!莫非小孩掉下去了,我跟廷又轉身回去跟老公會合,原是老公改變心意,覺得當人肉轎子走天梯還是太勉強,決定跟我們一起原路下山。沒上天梯,合影留念吧:於是我們走回天梯照相。

天梯很窄,我們照相時,其他人便無法通過了。 


照相時,又有新遊客到達,一位老伯伯說:加油,嘿咻嘿咻,上去後有別的路下來。他們一行人喲喝著,精神抖擻的爬上去。可能他們的朝氣有感染力,可能剛剛的休息恢復體力,我們突然有種爬上去的信心,老公叫我走最前面,廷走中間,他抱著翔殿後,我們也上天梯了。對廷的擔心全是多餘,廷一路手扶護欄步履輕快往上走,邊走還可以邊問問題:
「媽咪,阿君阿惠阿芳有沒有爬過這種山?」
『應該沒有吧,她們會坐在路邊休息。』
「媽咪,我猜阿君阿芳一定爬不上去,阿惠應該有機會吧。」
『呵呵呵,寶貝妳下回記得問阿姨們。』所以說在廷寶貝的認知中,二號正妹是運動神經最好的,小孩的世界果然與現實有差距。
 
登頂留念,可惜老公手震了。姐妹們,這就是Mango 新上衣,有爆瘦感不嘻哈吧! 


難怪老公拍照手震,抱著翔爬完天梯後,手又如何能不抖?上山大約有三分之二以上的路程當人肉轎子,偶爾碰到平緩路面,想讓翔下來走走,可是,兒子搭人肉轎子坐的舒爽,發揮小猴子的天賦,手腳攀緊老公不下來,仙姑很有良心,偶爾跟老公提議換手抱,老公看到我抖到不行的雙腿,還是心一橫自己抱。下山時原可牽手慢慢下階梯,翔棋高一著,頭一歪睡沉了,我一直觀察兒子是否裝睡偷笑。後來仙姑為老公分擔,自售票處到停車場的那段是我抱的。回程車上,兩個寶寶睡的香甜,老公說:
「老婆,妳今天算破了自己的爬山記錄了。」
『可是我覺得大明山比較高啊!』
「那不算啦,妳是坐轎子上去的。」
『為了慶祝破紀錄,所以說,我晚上想去作SPA。』五星級飯店的SPA,開心開心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